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男友在车上欺负我

 我跟着男友走出门,小穴中夹着东西的感觉极难受,所以我走的一路都很慢,男友也不催我,就慢慢的跟着我走。到了门口,男友打了辆车,开车的司机是个大叔,男友报了学校的地址,带我上了车。我松了口气。

  只要能回学校就是好的。

  我这口气才刚松下来,男友突然说,「婊子,给我带绿帽好玩么?」我不知所以,前边的大叔明显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在偷听。

  我有些诺诺,「我……没有……」「没有?」男友转过头来看我露出笑容,可是我觉得这笑容非常的恶毒和残忍,「臭婊子,捉奸在床了还说没有,那个男人干你干的很爽是吧?你不是跟我说你不要婚前同居,要跟我结婚再上床么?我忍了这么久,结果可好,怎么?你的骚b忍不住了?跟别的男人干上了?他操的你爽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隐约觉得男友将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联系在了一起。

  「不说话,心虚了?」我低下头,沉默不语,这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

  男友见我不语,突然掀开了我的裙子,我惊呼一声想要压住,前边的大叔从后视镜里偷窥我们。

  男友见我压住裙子,冷笑了一声,「怎么,不是说只要我高兴什么都愿意么,现在不愿意了么?」我心里明白他说的分明不是这事,而是刚才在屋内我哭着说什么都可以。

  可是,现在有人……

  但是,我的碟还在他手里……

  我泫然若滴,松开了手。

  大概这在那个开车大叔的眼里就是默认了自己是给男友戴绿帽子的浪荡女孩,所以大叔一声不吭,装作没看见没听到……男友掀开了我的裙子,伸进手指抚摸着温暖的肉缝,将两片轻薄的阴唇拈在手指里一点一点地蹂躏。

  我忍着屈辱,咬紧嘴唇,就在这时男友突然打开了跳蛋的开关。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一下子惊呼出声,然后想起前边还有司机大叔,又满脸通红的忍住。

  「骚货,这就叫上了。既然这样当初跟我装什么清纯?说!到底几个男人上了你?」我知道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只会有更多更恶毒的话等着我。于是忍耐着下体的刺激,小声颤抖的说,「两个……」前边大叔一个急刹,显然是没想到我白衣飘飘,看起来这么清纯的小丫头竟然跟两个男人上了床。

  可是男友对这个答案还是不满意,他隔着衣服捏了捏我的乳头,「我要听实话!」他的手指一下子捏到了我的阴蒂,这种刺激加上跳蛋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啊」了一声,「别……」「几个?」「七,七个……」我比那日真实的人数多说了两个,祈求这样的懂事男友可以放弃折磨我和羞辱我……前边大叔的油门明显的有点顿,男友露出又若有无的笑容,可是我分明感觉到体内的跳蛋被关闭了。看来男友满意了我刚才的回答。

  前面的大叔不停的从后视镜里偷窥我,我羞愧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这种被践踏的耻辱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是这样的表情落在别人的眼里却是心中有愧。

  大概是下体在大叔的那个位置看不太清的缘故,男友突然将我的上衣掀了起来。

  「不要……」我压住他的手哀求他,眼睛里闪烁着不安和羞耻,可是这样的表情却没有动摇男友半点。

  「贱货,七个男人都上了你了还装什么清纯?自己脱!」我拼命的摇头,眼里都是泪水……男友冷冷的看着我,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想到在他手里的碟片,我啜泣着解开了上衣,露出白色的文胸。男友毫不客气的将文胸一下子推了上去,于是两团嫩白的雪乳蹦了出来,随着车子欺负开始颠簸。

  前边的司机大叔的车速明显慢了下来,不停的从后视镜窥视我,当看到我形状姣好的椒乳蹦了出来之后,那个大叔的眼睛立马红了,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如果他知道我是被强迫的,大概会停下车。

  可是男友骂我是给他戴绿帽子的骚货,我又在男友和跳蛋的刺激下发出不要脸的呻吟,还自己解开了衣服露出了椒乳,哪里是清纯的小女生,分明就是个浪荡的不值得同情的骚货。

  一瞬间,一股浓烈的羞耻猛地从我的心头涌出来,冲击得我不住发抖,「求求你,不要……,有人」。可是我没有意识到,这种软软的,哀求的,哭泣的娇柔声音只会更刺激男人的兽欲。

  男友揪住我嫣红的乳头,玩弄着我挺立的乳房,又偷偷打开了跳蛋遥控器。

  这种突然的打开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又唔的嘤咛了一声,男友冷漠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装什么装,就是有人看你才这么淫荡,臭婊子!」我满目含泪,心里在哭喊,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是被逼迫的……这样的叫喊似乎让心里舒服了些,可是浑身上下因为耻辱和羞愧而染上了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就跟兴奋了一样,似乎印证了男友有人看才淫荡的话语。

  男友厚重的手掌紧紧扣着我的乳房,两根手指在乳头的位置上用指腹不断挤压着,「臭婊子,我要将你施加给我的耻辱千万倍地还给你,怎么样,当着陌生人的面被羞辱感觉爽吧?你他妈跟别人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前边的大叔咕噜了下口水,明显是有了龌龊的念头,在我坐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大叔的裤子被支起来了。

  我羞愧难忍,一把推开男友,「不要!你走开!」男友松开了手,冷冷的看我,「别忘了我手里你跟那几个男人上床的碟片,发给你爸妈一份怎么样?」我惊恐的抬起脸,「不……」前边的大叔咽了一下口水,似乎知道为什么我这么乖巧的给男友玩弄的原因了。

  可是,我不是主动跟那几个男人上床,我是被迫的啊……男友冷漠的看着我,我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

  我轻轻地哭泣着说,「不要……求你,玩我……」男友「嗯?」了一声。

  我忍着羞辱,丢弃了脸面,轻声哀求,「我是一只淫贱的小母狗,最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求你用大鸡巴操我……」这句话由面貌清纯但是袒露着椒乳的小女生怯懦的说出来大概极具有挑逗性,让人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操,操到她受不了而哭泣着说,不要了,会玩坏的……开车的大叔似乎受不了了,突然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道,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僻静地方停下来,然后回头眼睛赤红的看着我开始打起了手枪。

  男友「呵」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脸蛋,「骚b,你看随便一个陌生人都经不住你的勾引,你这个骚货!」这句话给那个大叔解了围,似乎是说因为我骚才导致他这样,本身并不是他的错。

  大叔听到男友开口说话似乎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咧嘴一笑,「小子,你女娃娃真他妈的骚啊,怪不得你小子镇不住!」男友看了大叔一眼,淡淡的说,「是啊,同时跟7个男人上床的女人能不骚么?就是一个贱货!」大叔咽了口口水,「7个男人同时,我靠!」他说着就下了车,掳着鸡巴坐到了后座,开始并不敢碰我,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极品!极品骚货!」我满脸羞红,泫然若滴,我不知道男友到底要威逼我到什么地步,心中又恐又惧,只好低声哭泣。

  大叔见我们都没反应,就尝试的用他的大手来摸我的乳房,看见男友似笑非笑也不制止,只当男友是要报复出轨的贱女人,胆子立刻大了起来。

  「骚货,你的乳房可真软啊……弹性也好……不愧是小女生的乳房啊……」我心中凄苦,只好默默的在心中哭诉,「不是的,我不是骚货,我是被逼的,我真的是被逼的……」似乎担心场面太过刺激自己提前射出来,大叔停止了打手枪,两只手都摸上了我的乳房。

  我不安的往男友那边躲,没意识到这样刚好让出了个空位,大叔一把将我的右腿抬起来放到了他的腿上,顺着脚步往上滑,口里啧啧有声,「滑,真滑……「男友见我倒向他,也不客气,用两只手玩弄我的乳房,并将跳蛋关闭了。

  没了跳蛋的刺激,我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感觉到大叔的手应经摸到我的下阴,并兴奋地玩弄着,抚摸着。

  意识到自己将要被陌生人强奸的命运,我哭泣着哀求,「不要,求求你,不要,我是被迫的,我不是骚货,求求你,不要这样……」这哭泣或许太过真实,导致大叔迷惑的停顿了一下,看向我和男友。

  男友恶毒的用一只手玩弄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一下子将跳蛋的开关开到最大,我一下子弓直了身体,唔的一声嘤咛出来。

  大叔迷惑的眼神渐去,伸手拍了拍我的屁股,「骚成这样也说是被迫的?」男友在一旁淡淡的解释,「她的意思是我手里拿着她跟别的男人上床的碟片,所以她被迫不敢反抗我。」男友说着将我的两个腿都放在了座位的空隙处,掀开我的裙子,扯下我的小内裤,用两只手拨开我的阴唇,因为跳蛋的刺激,那里早就分泌出了丝丝淫液,趁着嫩红的阴唇和小小的豆豆,大叔的眼神一下子就挪不开了,呼吸开始紧促起来,手不自觉的又去打手枪。

  男友笑道,「小骚货最喜欢别人玩她的阴蒂,大叔你不会不知道阴蒂在哪里吧?」司机大叔咽了下口水,颤抖着尝试着将手指放在我的小豆豆那里。

  那里是最怕刺激的地方,就是个圣女被玩弄那里也能变成淫娃,何况我身体深处还埋着一个颤动的跳蛋。

  这种刺激让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不安的扭动身体,「别,别~」这声叫刺激了大叔,他突然狠狠的用手指挖抠我的阴蒂,「让你个小婊子去偷人,让你骚……」大概男人们都痛恨自己的女人去偷人,大叔明显充当了道德审判者的角色,如此的折磨我看我哀叫和痛苦忍耐的表情让他感觉良好,于是越发的卖力。

  说起来,一个陌生的清纯的女孩子被自己作践,用自己的手指让她变成扭动的无法逃生的鱼,看着她哭泣,看着她疼痛又发骚,听着她魅惑的呻吟和哀求着不要,这种诱惑是个男人就无法抗拒吧。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别…啊啊啊啊啊啊……」我微眯着眼睛,脸上布满情动的红潮,脑袋难耐地左右摇晃着,身子随着手指的深挖而扭动着,一声声微弱的喘息配合着煽情的鼻音构成淫荡勾魂的的音色飘出小嘴。

  那一刻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强迫的,一股奇妙的舒服从下身徐徐冒了出来,身体是灼热的,那个跳蛋还不足以弥补我空虚的体内,可恶的是男友还把跳蛋关掉了。

  「靠,阴蒂都胀这么硬了,叫的还真好听,果然是个臭婊子,被人这么玩还能这么骚。」大叔说着就凑过来想用鸡巴操我,却被男友制止了。

  「只能看和玩,不能操。你觉得我会给自己再戴个绿帽子么?」这句话极有道理,大概大叔也很认同,于是一只手打手枪,另外一只手一会摸摸我的阴蒂,一会狠狠的抽打我的乳房,听我哭泣的哀求声,口中不停的骂我「骚货」、「臭婊子」之类的词。

  大概是过于刺激,或者年纪大了,大叔一会就射了,然后将手上的精液抹到了我的乳房上,「靠,好久没这么爽了,比真枪实弹的还爽!」男友淡淡的笑了笑,「去原定的地址。」大叔满意的点点头,「好咧。」我满脸是泪,身上是肮脏的陌生人的精液,男友似乎厌恶我一般推开了我,「穿上衣服,脏货!」我默不作声的穿上了衣服,用手掳顺了凌乱的长发,整理了衣服,低着头安静的坐着。

  大叔从后视镜里看我,「嘿」了一声,「别说,这么一看真是个乖乖女,想不到男人一摸就那么浪。」男友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脸蛋,「不是我说你骚,就是陌生人也会说你骚。可见你真的是无可救药的骚货,是不是?小小?」「小小……」大叔默念了一声,又看了我一眼,开车奔学校而去,大概之后很久我都是他手淫的对象吧。

  男友对于我的心理把握到了一个微妙的程度,他很知道什么情况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比如在我的学校当着其他同学的面羞辱我,所以威胁我要跟我一起上课让其他人见识见识我的骚样,只是一种有效地口头威胁,却从不实施。

  他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让我出丑,剥去我的脸面,虽然这样给我极大的羞辱,但是我恼羞成怒破罐子破摔跟他彻底决裂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他也不会干。

  同时,他知道什么程度是我可以忍受的,比如在封闭的环境里骂我是贱货,糟蹋我,玩弄我,蹂躏我。又或者类似于的士大叔这种,一个单独的陌生人,这样我丢脸到羞愧,却因为是陌生人,而且只有一个,所以可以哭着忍受下来。

  男友把握着这种心理的差异,玩弄我的肉体和精神,我隐约觉得,他似乎将我当成谁的替代品,似乎将那个人给予他的羞辱全都在我身上报复出来。而那个人是让他又爱又恨的存在。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折磨人的公交经历
男友在车上欺负我,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