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高速路上的火热

高速路,没有路灯,很黑。我们并排坐着,我靠窗,他靠走道。车上人很少,
我们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可能是因为一天 workshop 的缘故,困意一
阵一阵的往上涌,车里的暖气很热,我抱着大衣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的头沉沉
的朝下坠,他扶了我,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车很颠簸,他用手臂揽住我的
肩膀,我蜷缩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他的鼻息。
  我睁开眼,望望他,他看着我,仍然是在用眼睛亲切的笑。我闭上眼睛,贴
近他;他轻轻的隔着衬衫摩挲着我的肩膀;我握住他温暖的一只大手;他用脸颊
蹭动着我的额头;我仰了仰头,他的脸颊贴在了我的脸颊上……
  他亲了我,像雨滴滴在脸上;我亲了他,像毛毛细雨;顷刻间,如丝小雨化
作了狂风暴雨,他的吻密集强烈的落在我的脸上,颈上,我更强烈的回应着;他
一只手抱紧我,另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滑向我衬衫的纽扣,一颗,两颗……
  他的吻随着他的手指而滑落,停留在我因为喘息而急剧起伏的胸脯上;他的
手轻轻的摩挲着我白色的内衣,他的头埋进我的乳沟;他把我扳过九十度,侧对
着他,解开了我的内衣,一阵凉意,我的乳头竖了起来,他俯身含住我的一颗乳
头,强烈的吸吮,酥麻的刺激,害得我的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他一只手揽住我
的腰,防止我向后退却,另一只结实的摁在我细白的胸脯上,拇指的指尖有些粗
鲁的拨弄这我的另一颗乳头;我把他的头抱在胸前,闭着眼睛,感受着他的温软
的舌头与坚硬的指头,一阵阵的兴奋从乳尖扩散到全身,一股股的暖流在身下流
出……
  他让我面朝他坐在他的腿上,这样他可以继续爱抚我的乳房,我解开他的皮
带,他配合的把裤子朝下褪了一点儿,手伸进他的内裤,天,没想到他那么的滚
烫粗大;他也松开我的腰带,把一只手伸进我早已经湿透的内裤……
  我一边紧紧的握住他火热的家伙,上下套弄着,一边努力但是徒劳的想贴近
他,但是不行,而他也似乎不知所措,我只好喘息的告诉他,这样不行,必须我
转过去。
  艰难的移动,好在四周无人,我把裤子褪到膝盖,转身,屁股对着他,试探
着向后坐去,直到屁股碰到他那滚烫的 dd,他一只手绕在我的胸上,一只手
扶着我的屁股,莽撞的寻找着入口我的手引导着他,很快他找到了地方。
  他试图插入,可是虽然我那里很湿,但是也许是长久没有性生活,他想进入
并不是那么容易,即便是他用力,也不过只让他龟头的前端探了进去,我们只好
耐心的来回的摩擦,虽然心急如焚,但是还是不得不一点儿一点儿的尝试;但是
这时候,突然的,手机的铃声划破了 bus 行驶在高速上的单调的噪音。他
的手机,他太太!
  这铃声如同一挂瀑布浇在了沸腾的岩浆上,瀑布之大,岩浆甚至来蒸汽都没
有来得及冒出就已经凝固为磐石,我感觉的到这种冷却;他软了,软的如一条毛
毛虫;他一只手按住我示意我不要出生,一边接了电话,他老婆不放心,问他到
没到家,他一如既往的亲昵的说,on the road,我愤怒的甩开他的
手,整理好衣服,坐到过道另一侧的空位上,麻木的看着的窗外; 3分钟,我
恢复了平静,回到他的身边,等他打完电话;在向爱妻道了晚安,他这才充满歉
意的看着我,我问:完了?他说,是的。
  我低头再次解开他的皮带,他很吃惊,但是仍然任由我掏出那条毛毛虫;我
握着这条毛毛虫,轻轻用唇亲吻着它,用舌尖舔舐着他,感觉这它在我手中急速
变硬,我张口含住它,深深的吞入,浅浅的吐出,舌尖绕着毛毛虫头部的边缘打
转,松开它,一路吻下去,对着那一对已经收缩的蛋蛋哈气,他再次揽住了我,
手在我的小腹摩挲;我加快了吞吐,用手飞速的套动着如百炼钢般的毛毛虫,感
觉这他呼吸的加速,感觉到他逐渐绷紧的肌肉。
  这时,我停了下来,挣脱开他,再次回到过道对面的座位坐好。他又一次吃
惊的看着我,又看看他胯下的东东。
  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公的电话,用千娇百媚的声音问道:「老公,有没
有想我?」 
我靠在他的怀里,脱了鞋,侧着身子偎依着他,微闭着双眼。他一只手揽着
我,一只手轻轻在我身上抚摸。
  「你身上的味道真香。」他说。
  「骗人,早上的香水早该没了。」 我说。我很喜欢三宅一生的香水,淡雅
的东方味道,但是也许是因为淡,所以很容易就消散了。
  「是你香,暖香。」他说。
  「都多大了还装宝哥哥,冷香暖香的,肉麻。」我打趣他,转了转身体。
  「谁是宝哥哥了。」他就势把手攀上了我的胸脯,指头伸进我的衬衣,驾轻
就熟的钻进我的内衣,握住了我的乳房。「还是做薛蟠实惠。」边说他边用指头
转着圈儿滑过我的乳晕,弄的我身体一抖,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
  「你老婆是不是很坦荡?」我问。
  「恩?」他有些诧异我怎么会突然提到他老婆,顿了一顿,说:「不算吧,
心眼儿有些小。」「我是问她是不是飞机场,要不,为什么你老抓着我的不放。」
我指了指他在我乳房上辛勤耕耘的双手。黑暗的车厢里,他已经肆无忌惮的剥开
了我的衬衫,浅色的内衣和光洁的皮肤一起暴露在空气里,幸好车上没有什么人。
  「你……」 他报复的使劲儿捏了我两下。我清晰的感觉他档间硬硬的勃起。
  「想么?」我问。
  「嗯。」 他回答。
  「我也想,嘻嘻。」 我说。
  他开始来解我的裤子,但是我摁住他,说:「这里哪行?地方这么小。」 
虽然前后几排座位都没有人,但是座位之间的空间太小了。
  「到最后一排?」 他问。
  「你没看到最后一排有一个黑人大叔在睡觉么?」我一边说,一边又四下的
看了看,把自己的身体在座位里藏好。
  「他睡他的,我们干我们的。」他说。
  「去你的!」我锤了他一下。
  我想了想,让那他把裤子褪下来,两条腿张开,我站起来,弓着腰(因为上
身已经近似赤裸),小心翼翼的勉强挤进他两条腿之间,他立即很配合伸手来脱
我的裤子,急切的向下一扯,裤子和内裤都别他拉到了膝盖,下身突然的一凉。
  「好多水啊。」他一边抚摸着我赤裸的大腿,一边说。
  「还不是你害得,快点儿啊。」 我说。我这时候的姿势很不舒服,本来站
立不稳,还要弓着腰,把额头靠在前排空荡荡的座位靠背上,脚下他的裤子和我
裤子拌在了一起,动弹不得。
  但是他却没有如我期待的一样扶着我的腰让我坐在他坚硬火热的 dd 上,
让我吃惊的是,他突然低头在我的腰间和臀部狂吻起来,一只手探过来紧紧的握
住了我的乳房。
  「啊~。」我禁不住喊了出来,赶紧用手背堵住自己的嘴巴,小声的骂他:
「坏死了。」他这才坏笑着调整着位置,让我坐在他的两腿间。
  「不是那里。」我有些迫切的低声指导他。「对,对,是这儿,往上稍微挑
一下,啊,慢点儿,唔~」我倒吸了一口气,如同饥渴的旅人在沙漠中找到了甘
泉。
  「嗯~慢点儿,啊, 你好大啊。」我有些喘息。而背后的他也像斗牛场上
初始锋芒的小牛犊一样着急的乱撞。
  长途汽车突然一阵颠簸,我彻底失去重心,一下子向后坐去,结果他长驱直
入,略有些痛的快感如闪电般击中了全身,喘息里不经意的就夹杂了呻吟。
  我的身体被快感麻痹,动弹不得,而他也似乎使不上任何的力气,但是汽车
却不住的颠簸,黑夜里的长途,司机明显的超速了,这一段州界的高速,不知道
为什么路况会这么差,但是这样的颠簸震荡却给我们带来无尽的快感,我已经忍
不住的要叫起来,手背再无法遮住我的声音,情节之下,我只好咬住他的手掌。
  来回的晃动,紧促的摩擦,这样的环境,偷情的刺激,才一小会儿,我就有
了高潮来临的征兆,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禁不住的抽搐,喉间低沉的呻吟化作愉
悦的呜咽,下体阵阵的暖流涌出,我忍不住狠狠的咬了他一口,迷乱的享受着暴
雨般的快感……
  我瘫在他的腿上,这才听到他小声说:「你快点儿,我忍不住了。」 我还
没有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他用力把我推起来,我的屁股刚刚脱离他,几股浓稠略
带腥味的液体喷薄而出,射到了我已经散乱的头发上,赤露的脊背上,还有凌乱
不堪的衣服上……
  他也没了力气,托着我的双手松弛下来,我像块儿布片一样歪在他身边的座
位上,腿还在他的腿间。
  两个人都喘了阵子气,他才对我说:「你没打算给我生娃吧?
  我笑着无力的打了他一下,心里竟然有些感激的味道涌上:这人还真的不错
啊。
  长途汽车行驶到城市的边缘,高速公路上已经有了昏暗的路灯。虽然光线不
强,但是我们还是赶紧收拾好了衣服。
  这时,借着路灯,我才看到我们斜前方第三排座位靠着过道那里居然坐着一
个人!天哪! 我紧张的问他:「不会被听到了吧?」「那要问你了,你喊了么?」
他说。
  「那倒没有……」 我这才想到去看他的手,手掌侧面是一道深深的已经淤
血的牙印。

【完】

上一篇:车厢里射的多

下一篇:开马六的女人
高速路上的火热,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