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跟老外玩SM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在ICQ跟一些老外打交道,有时碰到陌生的国外异性,也会聊些肆无忌惮的话题,就这样,我认识了大洋彼岸的William。


  距离的遥远,让我无所顾忌,我们大谈特谈SM,我太喜欢被紧缚、被虐待的感觉了。他很兴奋,说没想到中国也这么开放,还邀请我有机会到他那个城市参加SM派对,我总说好呀,却从没有当回事。那么遥远的地方,并非我渴望的热土,我只不过过下嘴瘾罢了。白天还是要作个规规矩矩的小职员,拿一份微薄的薪水。


  他跟我要了很多回照片,都被我找理由拒绝了,终于拗不过他死缠烂打,同意跟他视频了一回,没想到他看了我以后,发了十几个“MYGOD!”,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呵呵,把我美了一把,他长的还可以,蓝色的眼睛透露着无邪的目光,很难想象这也是S爱好者,但我找了个理由还是很警觉的关掉了摄像头。底下几天,他天天在网上找我,一看我在线上,就立马发消息给我,好象专门等我似的。有两天没上后,发现几十条他的留言,甚至说爱上了我,一定要到中国见我之类的话。我都没有当回事,在他的苦苦哀求下,我留了我的手机给他,就当晚上聊天打岔吧,反正不浪费我的钱。


  但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市内电话,接了后,电话那头是激动的William,他竟然来到中国了!我几乎懵了,慌乱中掐断了电话,心里砰砰跳。电话立即又打了过来,是William着急不解的声音,我最终答应见他一面。


  到了他的宾馆,才知道他是来度假的,请了一个月的假。他腼腆的说,很希望有一个中国M奴。我去之前也仔细打扮了一下,耳环很大也很重,很有金属感,高跟鞋有8厘米高,显得我纤细。因为是夏天,所以穿的透了一点。也许我的乳房比较丰满,他很坏坏的看着我的乳房,说给我带了一个珍贵的礼物,打开盒子后,我看到一对漂亮的乳环,镶着漂亮的红宝石,有一个突出的部分,他说可以把乳头撑起来。我苦笑着说,我没有打乳洞怎么带?他呵呵笑起来,神秘的说,“LI,今天我就给你穿吧,我工具都带来了。穿完后,这乳环送给你,在美国可是花了1200美金呢”。我竟有些心动,只是好奇的问,疼么?


  他很有把握的说,我穿过好几个M奴了,放心吧,说完,竟掀起上衣,让我看他的乳环。


  接下来的过程,让我永生难忘。


  他先给我套上很重的项圈和贞操带,脚上也带上脚镣(我当时很好奇这些SM装备他怎么带来中国的,后来他说是通过快递先发到中国宾馆),然后逼我不断的爬,等我气喘吁吁的时候,他把我呈大字形吊了起来,我很快就吃不消了,但嘴里有口塞,眼睛被蒙住,只能呜呜的哀求,因为镣铐很重,我都有昏厥的感觉。这时候,我感觉乳头上一股清凉,一股酒精的味道,我知道他要穿了。我不禁浑身发抖,他又停了下来,抽了我几鞭子。我又意识模糊起来,突然乳头疼了一下。我呜呜想大叫起来,但可怜声音很小。接着另一个乳头又猛的疼了一下。


  我痛苦的想踢他,可是一点都不能动弹。等我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这时候,我看到两个乳头被乳环撑的高高的,红宝石发着漂亮的光泽。他嘱咐我多吃点消炎药。那个晚上他没有在动我,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几乎天天玩SM,几乎所有花样都玩过了。和他,我有了很多第一次。现在我还带着这对乳环,让我想起那段痛楚并快乐的经历器具折磨


  WILLIAM给我穿了乳环后,我们晚上就在宾馆里点了份意大利面条,剩余时间就是大家才开始真正的聊天。渐渐的我才发现他隐藏在后面的一个大谎话,这是后话了,留在以后再说了。吃完面条,我仍是好奇的问他,美国的快递公司怎么会把这些东西送到中国,有估计50KG以上吧,不会被海关查么?要不少钱吧?他耸了下肩,轻描淡写的说美国是保护个人隐私权的国家,不会查你寄什么东西的,钱倒是花了不少。我追问到,那贩卖毒品岂不是很容易了?他呵呵笑了下说,机场都有缉私犬,可以闻出来的。我虽然觉得很夸张,但也觉得他说的的确有道理,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彼此网上聊了很多,所以谈话很快就进入今后我的M奴日程安排。我说只有周末有时间,平常上班晚上看情况了,千万不能在我身上留下疤痕,现在是夏天,穿的很少,会被同事看到的。


  ‘OK’,他说,然后拿了一叠纸出来,其中一份递给我,说是医院HIV检查阴性的报告,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个洋帅哥还挺细心的,看来真是有备而来。接着他拿了一份‘SLAVEAGREEMENT’,说要我看了后签字。我知道他要我成为他真正拥有的女M,我虽然英文还可以,但很多单词也不是很懂,大意都是各种M奴接受的培训。其中分必选项和可选项。可惜当时我太没当回事,以为只是个游戏而已,填写的时候只对自己实在接受不了的划掉了,比如黄金,身体穿刺等,这让我后来吃了不少苦头。


  因为有乳环,乳头碰到衣服还是有点疼,所以我几乎裸露着。这个洋主人倒很温柔,当天晚上没有提出其它要求,只是帮我剃了阴毛,然后给我灌了肠,塞了肛塞,是那种前细后粗,细的一端有一公分,粗的一端有两公分。然后他给我上了手铐和脚镣。手铐又被一根链子栓到了床头。不到十分钟,我的后庭就很难受了,我一再哀求他拿开肛塞,他反而很严厉的说;‘LI,你是个女奴,没有资格要求,我这里还有更粗的,如果表现不好的话,我会给你’加餐‘的!’,说完,他亮了下我刚签的协议。我心里其实感到很好笑,这又不受法律保护,逢场作戏罢了。奇怪的是,他说完后,我并不那么难受了,只是我知道这个晚上我一定很难熬,根本无法入睡,手脚不能作大幅度的动作,后庭时不时的难受一下。


  就这样折腾到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睡梦中,我被后庭的肿胀弄醒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便意的感觉非常强烈,我叫醒了他,他给我开了灯,拿下了肛塞,那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上完厕所后,其实都没有拉出来什么,我就肯再带肛塞了,他冷冷的说:‘如果你不带的话,明天你上班就带着手铐去吧。’,也许是上完厕所后有了睡意,想想那个肛塞不是很大,我装作可怜的样子说“主人,请问奴儿什么时候可以拿下来呢?”,‘天亮后,吃完早饭就可以。’想想还有4个小时就7点了可以吃早饭,我又带上了,这时候后庭敏感多了,主人抹上润滑油后才顺利的插进去。躺在床上,反而睡不着,手被拷在床头很难受,我就盼望着天赶快亮,也许是我动的次数多了,镣铐碰的响个不停,他坐了起来,点了一根烟,看着我。这时的我有些欲望。他倒好像很矜持,对我无动于衷。然后他找了密封胶把我的嘴、眼睛和手脚都牢牢的缠了起来,这样镣铐就几乎碰不出响声了。我气死了,呜呜的发出抗议。他又给我带上了口塞。这下除了我无望的挣扎,什么办法都没有。他把被子一蒙,呼呼睡觉了。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时间几乎是数着一秒一秒的过,到天亮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把枕头哭湿了,也没劲了。他醒来后,把胶布都撕掉了,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亲吻。拿掉肛塞后,后庭似乎一直闭不拢,把内裤都弄潮了。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世纪大酒店里的我们
跟老外玩SM,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